Raymond Yeung Tax Consultant former Assessor of Inland Revenue Department 前稅局評稅主任楊輝洪

飛鴻稅務顧問  Qualifications   出版書目  

Tel /WhatsApp /WeChat 94735846  *email: yeungfhr@qq.com  

Service charge $500/hr *Hang Seng Bank Account: 385 599279 883 Raymond Yeung Tax Consultant *Payment thru mobile phone: PayMe / FPS轉數快 Yeung Fai Hung *會面:上水廣場5樓太興餐廰  *報稅分析 *稅務咨詢 *記帳系統 *業務報稅 *網站首頁


 

 

香港稅務指南:  香港稅務制度

香港的入息稅(income taxes),包括了薪俸稅(salaries tax)、利得稅(profits tax)和物業稅(property tax)。這三種稅,是以分開稅目(separate tax heads)及分開稅單(separate notices of assessment)徵收的。

對於香港居民(Hong Kong residents)來說,他們可以透過申請個人入息課稅(personal assessment),將這三種不同收入,一起合併計稅。嚴格來說,個人入息課稅不是一個新的稅項,而是一種減低稅款的計稅方法。

上述稅項,由香港稅務條例(Inland Revenue Ordinance)及香港稅務附例(Inland Revenue Rules)授權香港稅務局(Inland Revenue Department)徵收。根據基本法的規定,香港在回歸祖國後,仍會沿用普通法(common law),故此,在解釋香港稅例時,尤其是當有關法例的用詞與實行普通法地區相同時,法官會參考香港及其他實行普通法地區的案例,換言之,香港稅務法律(tax law),包括了稅務條例、稅務附例、香港的案例及其他實行普通法地區的案例。

除了入息稅,稅務局還徵收商業登記費(business registration fee)、印花稅(stamp duty)、遺產稅(estate duty)、博彩稅(betting duty)、酒店房間稅(hotel accommodation tax)...等。當然,除了稅務局徵稅外,還有差餉物業估價署評算的差餉,運輸署收取的駕駛執照費....等等。本書只論述由稅局徵收的各種稅項,因為那些稅項是我的專長 --- 我曾在稅局工作十八年了。

相對於很多國家和地區,香港的入息稅比較簡單。以下是香港入息稅的重點:

  1. 2010/11年度,有限公司的課稅率(corporation tax rate)為 16.5% (由2008/09起)

  2. 在2010/11年度,個人的課稅率(individual tax rate)最高為15%,事實上,由於免稅額(personal allowances)及遞增稅率(graduated tax rates),低收入人士的稅率會遠低於標準稅率(standard rate)15%,若他們的應評稅入息低於免稅額,他們無須交稅。

  3. 由於香港稅率不高,所以,為了保障稅收,稅局會積極打擊避稅(tax avoidance)及逃稅(tax evasion)。事實上,香港的反避稅法例(anti-avoidance legislation)並不簡單,此外,關於稅務審核(field audit)和稅務調查(tax investigation)的法例、案例以及執行指引,相當複雜。

  4. 只有源於香港的入息(income derived from or arising in Hong Kong)才須課稅,換言之,在香港境外賺取的入息,不用交稅。


不同意評稅,怎麼辨?

不要畏縮,力爭到底 ! 以下是我給你的貼士:

首先,你要提出書面反對(objection),因為那是你的法定權利,你千萬不要錯失啊!

根據稅務條例第64條,有效的反對,必須符合三個條件:

  1. 用文字寫下反對,然後加上納稅人或其授權代表(authorized representative)的簽名。

  2. 在評稅發出一個月內將反對信送達稅局,你可用傳真或郵寄或到稅局提交反對信。

  3. 信內明確地寫下反對理據(grounds of objection),例如:評稅入息過高,沒有扣除某項支出,沒有扣除某項扣稅額...等。如果評稅是在你沒有填交報稅表下發出的,那你就必須同時填交報稅表(tax return)。

如果過了反對期限,納稅人仍可要求局長援引稅務條例第64條的但書(proviso to section 64),接納你的過期反對。一般來說,如果你有患病,離港,或任何引致你不能在期限內反對的情況,稅局就便會接納你的過期反對。事實上,由於現時稅單絶大部份是用平郵寄出,容易寄失,所以,一般來說,稅局是會接納納稅人收不到稅單這個理由的。因此,若果你收不到稅單,你是可以據理力爭的。如果稅局不接納你的過期反對,你可以打電話給投訴主任。

即使你不是因上述理由而過了反對期限,但如果你反對評稅的理據是取回你應得的免稅額,例如:已婚人士免稅額(married person's allowance),子女免稅額(child allowance),供養父母免稅額(dependent parent allowance)...等,你仍可繼續爭取,因為免稅額是法例所賦予的,不會因過了反對期限而失去。如果稅局不接納你的申請,你可以打電話給投訴主任(complaints officer)。不過,倘若沒有免稅額的原因是你未曾填交報稅表,那你就必須立即填交報稅表了。

如果有關評稅不是估稅(not an estimated assessment),而你又過了反對期限,但你仍可用評稅內有錯誤(error)或遺漏(omission)的理由,根據稅務條例第70A條,申請修改評稅。如果稅局不接納你的申請,你可要求稅局向你發出正式拒絕信(formal letter of refusal),那信內會列出一個月的期限給你繼續反對,那麼,你就可以在這個期限內向稅局提出正式反對,然後,稅局就會根據反對評稅的程序,處理你的申請。如果稅局不按照這個程序處理你的申請,你可以打電話給投訴主任。

如果你對稅局仍然不滿,你還可以向申訴專員(ombudsman)投訴。


反對評稅須知

根據案例,倘若納稅人的反對有效,有關評稅可以全面修訂,而不限於反對的項目。故此,只要有關反對評稅還未了結,納稅人是可以補加反對項目及理據的。

如果評稅是在納稅人沒有提交報稅表下發出的估稅(estimated assessment in the absence of a tax return),那麼,納稅人必須立即填寫報稅表,然後反對才會有效。倘若納稅人因地址更改而收不到報稅表,納稅人是可以要求稅局補發報稅表,然後盡快填交,一般來說,稅局是會給予納稅人至少十天寬限期去提交報稅表的。

在收到納稅人的書面反對後,根據稅局公佈的報務承諾,稅局會在二十一個工作天內回覆納稅人。在回覆中,稅局會告知納稅人:有多少稅款因反對而延緩繳納---即有關稅款暫時不須繳交,直到反對了結,然後以最後修正評稅的稅款為準,此外,信中亦會告知納稅人,在扣除延緩繳納的稅款後,他應付的稅款餘額。一般來說,所有基於反對事項而徵收的下一個課稅年度的暫繳稅,都可以因反對而不須繳交。另外,當納稅人反對事項的表面證據或理據成立時,有關反對事項的稅款亦可以無條件延緩繳納(unconditionally held over)。倘若稅局未能遵守報務承諾,在二十一個工作天內回覆納稅人,而引致納稅人遲交稅款,因而招致附加費(surcharge),納稅人是可以要求收稅主任(tax collector)撤銷所有附加費的。

萬一納稅人的反對輸了,而有關稅款又曾無條件地暫緩繳納,那麼,納稅人不單只須繳付有關稅款,而且還可能要繳交該稅款的利息,而利息是以法院公佈的訴訟息率計算。

另一方面,如果納稅人已經交了有關稅款,而最後納稅人的反對勝了,那麼,納稅人郤只能取回有關稅款,而不能得到任何利息的。因此,當納稅人覺得他的反對有理,但稅局郤要他交足所有稅款時,他可以要求稅局有條地暫緩繳納有關稅款(tax conditionally held over),亦即是納稅人需要就有關稅款購買儲稅劵(tax reserve certificate)了---若納稅人最終勝了,他贖回的儲稅劵是有利息收的,即使輸了,儲稅劵上利息,亦會完全抵銷他要付的利息,所以,無論如何,對納稅人來說,購買儲稅劵都會比立即交捉有關稅款有利。

一般來說,所有基於反對事項而延緩徵收的下個課稅年度暫繳稅(provisional tax),無論反對是否輸贏,納稅人都不必繳交,亦無須支付利息。為什麼呢?原因是除了少數容易解決的個案外,處理反對通常需時三個月以上,換言之,當反對評稅解決時,有關暫繳稅款亦會在有關課稅年度的最終評稅(final tax)內徵收了。但如果反對很快便了結,那麼,有關的暫繳稅便會依據修正了的評稅而調整,當然,納稅人是無須為暫繳稅繳付利息的,事實上,稅務條例亦沒有這個規定。

若反對的評稅是補加評稅(additional assessment),那麼,在法理上,原先的評稅(original assessment)是不可以修改的,除非反對評稅通知書是在原先評稅發出一個內送達稅局。不過,在實務上,即使原先評稅的反對期限已過,納稅人仍可提出理據,要求稅局接納他的過期反對,事實上,大部份的過期反對,只要納稅人的理據充份,稅局仍是會接受的,若然,所有關於該課稅年度的評稅,包括原先評稅,都可以因反對而修改了。

若反對的評稅是個人入息課稅(personal assessment),其包含的有關評稅(composite assessments)---如薪俸稅(salaries tax)、利得稅(profits tax)或物業稅(property tax)等---是不能因反對充份而修改的,除非反對評稅通知書是在有關評稅發出一個內送達稅局。換句話說,有關組成評稅的反對期限,不會因申請個人入息課稅而延長,不過,在實務上,納稅人仍可提出理據,要求稅局接納他的過期反對。

在處理納稅人的反對評稅時,稅局會要求納稅人或其他有關人士,提供資料。而納稅人需提供的資料,包括了所有由他管有的文件及帳簿。當收到足夠資料後,稅局會:

  1. 根據納稅人的反對而修改評稅(allow the objection),或

  2. 建議如何修改評稅(propose a revised assessment) ,或

  3. 要求納稅人撤銷反對(ask for a withdrawal of assessment)。

在實務上,上述三項行動,已經解決了絶大部份的反對個案了。表面看來,第三項[要求納稅人撤銷反對]可能不會有效地了結納稅人的反對的,但事實上,在大部份個案中,當稅局提出了有力的證據或法理依據,而要求納稅人撤銷反對時,納稅人便會知難而不跟進,即是他們不再回答稅局的來信了,那時,稅局便會叫他們交清所有稅款(由於在法理上個案仍未完全了結,所以納稅人是不須繳交利息的) ,當納稅人交了有關稅款後,稅局就會將個案不了了之了。

萬一評稅主任不能與納稅人達成和解,而納稅人又堅持跟進他的反對,那麼,評稅主任便會將個案轉介上訴組,然後,上訴組會再一次審閱個案,如果爭議仍然不能解決,上訴組會就納稅人的反對,草擬局長裁決書(CIR's determination),然後交給局長或副局長簽署。在局長裁決書中,局長可以維持原來的評稅(confirm the assessment),增加原來的評稅(increase the assessment),減少原來的評稅(reduce the assessment),局長甚至可以取消原來的評稅(annul the assessment)。

如果納稅人不同意局長的裁決,他可以在裁決書發出一個月內,向稅務上訴委員會上訴(Board of Review),提交書面上訴。稅務上訴委員會乃隸屬司法機構,其委員全部是有聲譽的稅務專業人士,由特首委任,而每次訴訟聆訊委員會的主席,均由資深大律師擔任。根據稅例,納稅人必須向上訴委員會提供足夠證據(sufficient proof),以證明稅局的評稅不對。在聽取納稅人(或其代表)及稅局代表的陳詞和舉證後,上訴委員會便會作出裁決。倘若納稅人或稅局不同意委員會的裁決,他可以要求委員會將個案轉交法院。

此外,倘若納稅人對稅局有任何不滿,例如:稅局職員態度惡劣,不依法辦事,處事不公,對不同納稅人於相同爭議上有不同標準...等,或者稅局職員違反服務承諾,例如:遲遲不回覆納稅人的反對,遲遲不處理納稅人的延緩繳交暫繳稅...等,他可以向投訴主任(complaints officer)投訴。倘若納稅人對稅局仍然感不滿,他可以向申訴專員(ombudsman)投訴。


舉證責任 Burden of proof

當評稅主任誠實地評稅時,倘若納稅人不同意他的評稅,納稅人只得根據稅務條例第64條提出反對,而稅務條例第64(8)條規定,納稅人負有舉證責任(burden of proof),換言之,納稅人須提出足夠證明及理據(sufficient proof and reasons),支持他反對的論點(grounds of objection)。

在法理上,除了以刑事罪名檢控(criminal prosecution)的逃稅(tax evasion)個案外,所有稅務訴訟,都是民事訴訟,故此,舉證的尺度是民事訴訟的[過半可能性balance of probabilities],亦即是說,納稅人須提出足夠的證明及理據,以證明他所指稱的事情(assertion)的可能性,超過百分之五十。比方說,在反對利得稅通知書中,納稅人指稱,他的出售物業並非一項意圖謀利的業務(the sale of a property is not an adventure in the nature of trade),因而其獲利不須繳付利得稅,在這個例子中,納稅人的舉證責任,就是要提出足夠的證明及理據,證明他的指稱的可能性,高於稅局指稱的意圖謀利的可能性就可以了。在稅務訴訟中,除了以刑事罪名檢控(criminal prosecution)的逃稅(tax evasion)個案外,刑事罪名堶n求的[沒有合理疑點beyond reasonable doubt]的舉證尺度,並不適用。

但在逃稅個案中,刑事罪名的[沒有合理疑點beyond reasonable doubt]究竟是什麼呢?由於刑事檢控比民事訴訟嚴重得多,所以它需要的舉證尺度亦會比民事訴訟高很多,簡而言之,要成功檢控納稅人,稅局必須提出充份的證據,以證明納稅人曾干犯刑事罪(commit a criminal offence),且並有犯罪意圖(guilty mind)。由於舉證尺度十分高,所以,稅局要花上大量人力物力,才能蒐集到足夠證據,去成功檢控一個逃稅者。事實上,每年刑事檢控的個案並不多,基於行政效率,絶大部份的瞞稅過案,稅局都是以行政罰款(tax penalty)代替刑事檢控(criminal prosecution)的。


評稅有錯漏,怎麼辦?

為了行政需要,稅務條例第70條規定,評稅會在下列情況成為最終及終結性(final and conclusive)的評稅:

  1. 在評稅發出一個月內,納稅人沒有提出有效的反對。

  2. 納稅人撤回他的反對,或者該反對被稅務上訴委員會或法院駁回。

  3. 修正評稅已經在納稅人與稅局達成協議下發出了。

  4. 納稅人的反對已被稅務上訴委員會裁決,而上訴委員會拒絕將個案轉交法院審議。

雖然稅例有以上規定,但是,根據稅務條例第70A條,納稅人仍然可以以評稅有錯誤(error)或遺漏(omission),在有關課稅年度結束後六年內,要求稅局修正有關評稅。

錯誤包括:計算錯誤(error of computation)、事實錯誤(error of facts)、及法律錯誤(error of law)。

遺漏包括:遺漏申請免稅額(allowances)或遺漏申請扣稅額(deductions)、以及在評稅時,稅局漏了考慮某些事實(omission of facts),這些遺漏了的事實,可以是納稅人在報稅表內未有填報或提供的事項或事實。

錯誤及遺漏,可以由納稅人、稅局職員或第三者(如僱主、會計師、或銀行)而引起。惟稅局因新案例而改變了評稅慣例,納稅人不能以有新評稅慣例為理由,申請修改以往的評稅。

在稅務案例中,曾有以下裁決:

  1. 不能以評稅主任判斷錯誤為理由,而引用第70A條修改評稅,例如:在利得稅評稅中,評稅主任認為只有一半應酬費是用作賺取應課稅溢利的,根據判例,納稅人便不能以評稅主任判斷錯誤為理由,引用第70A條修改評稅。[但納稅人是可以在評稅發出一個月內,根據稅務條例第64條提出反對。]

  2. 不能以納稅人改變主意為理由,而引用第70A條修改評稅,例如:在利得稅評稅中,納稅人曾將出售物業的利潤填報在應課稅利潤之內,但後來他委任了新的會計師,而根據新會計師的意見,納稅人想將出售物業的利潤改為不須徵稅的資本性利潤,但根據案例,那是納稅人改變主意,而不是什麼錯誤。[但納稅人是可以在評稅發出一個月內,根據稅務條例第64條提出反對。]

不過,若果納稅人因錯誤理解法律(error of law),而錯將不須繳稅的入息填報在報稅表中,他可以要求稅局以法律錯誤為理由,引用第70A條修改評稅。例如:一個僱員誤將在辭退時收到的補償金(compensation for loss of office)在報稅表上誤填為應課稅收入,又或者一個自僱人士誤以受僱人士身份來填報收入---他們都可以引用第70A條申請修改評稅。

事實上,在實務上要區分何謂法律錯誤,何謂納稅人改變主意,並不容易。因此,納稅人應盡量避免提及"主意改變或判斷改變"等字眼,而要清楚向稅局指出,那是因誤解法律而造成的錯誤(error of law)。

根據本人在稅局的經驗,下列事項會被稅局接納為錯誤或遺漏而修改評稅:

  1. 薪俸稅:納稅人誤將不須課稅的收入(如:因解僱而得到的補償compensation for loss of office)填報在報稅表內,而被徵稅。

  2. 薪俸稅:納稅人未有申請已婚人士免稅額(married person allowance)、子女免稅額(child allowance)、供養父母免稅額(dependent parent allowance)...等。

  3. 薪俸稅:納稅人未有申請居所利息(home loan interest) 扣稅、慈善捐款(charitable donation)扣稅、個人進修開支(self-education expenses)扣稅、強積金供款(contribution to MPF)扣稅、由一個工作地點到另一個工作地點的交通費(traveling expenses from one workplace to another)扣稅...等。

  4. 利得稅:納稅人曾呈交不正確的應課稅利潤計算表(incorrect tax computation)。

  5. 利得稅:納稅人將不須課稅的收入(non-assessable income),例如:資本性的獲利(capital profit)或在外地賺取的收入(offshore income) ,填報在報稅表內。

若納稅人以報稅表內有錯漏為理由申請修改評稅,他必須提出充份證據,證明有關錯誤及如何修正錯誤。

如果稅局不接納稅人的申請,稅局必須發正式拒絕信給納稅人,而信中必須列明納稅人可在一個月反對稅局的決定。那麼,如果納稅人在期限內提出反對,稅局必須以稅務條例第64條的程序處理納稅人的申請。如果納稅人不服稅務局長的裁決,他可以向稅務上訴委員會上訴。換言之,若納稅人懂得巧妙運用稅務條例第70A條,他可以將他的過期反對,變成可以跟進的反對的。

如果評稅是在沒有報稅表下發出的估稅,一般來說,納稅人不能以報稅表內有錯漏為理由,申請修改評稅。但如果納稅人只是申請已婚人士或子女等免稅額,根據稅局慣例,即使過了六年期限,亦無論是否估稅,納稅人仍可申請,但他必須填交報稅表。

如果納稅人在課稅年度內沒有應課稅盈利(assessable profit),而只有虧損(loss),在法理上,稅局可以不接受納稅人的反對,原因是稅局認為稅務條例第70A條只適用於有應課稅盈利的評稅,而非計算稅務調整後的虧損(statement of adjusted loss)。不過,在實務上,稅局是會考慮納稅人申請修改稅務虧損(adjusted loss)的。此外,由於計算稅務虧損並沒有年限,所以,如果納稅人的業務在有關課稅年度前--無論連續多少年--有虧損,納稅人仍可申請將虧損在有關課稅年度的應課稅盈利內全部撇除。

在稅務上訴委員會個案D6/91中,曾判定稅務條例第70A條的主要目的,是防止因納稅人或評稅主任的錯漏而造成對納稅人不合理的困苦(to avoid unreasonable hardship arising from mistakes made by either the taxpayer or the assessor)。故此,在引用第70A條時,首先要考慮的是納稅人是否因納稅人或評稅主任的錯漏而遭受困苦,若是,稅局就必須引用第70A條為納稅人解困了(invoke section 70A to redress the hardship)。

在Extramoney Ltd v CIR的案件中,法官指出,錯誤(error)乃指事件涉及疏忽,而非因故意(an error was something that happened inadvertently and it excluded a deliberate act)。這案件的情況相當複雜,簡略言之,一間公司故意將一些仍未收到的利潤在其損益表內入帳,因而該仍未收到的利潤被徵稅,後來,在一個月反限期過後,該公司引用稅務條例第70A條,要求稅局將有關利潤在應課稅利潤中撇除,但要求不為稅局接受,公司向稅務上訴委員會上訴,但又被駁回,公司再向法院上訴,但再被駁回,法官在判詞中指出,若公司故意那樣做,那就不算是錯誤(error)了,法官又說:「我的意見是,以稅務條例第70A條來說,錯誤(error)的定義,牛津字典解釋得十分恰當,那就是指一些不正確的事情,由於誤解或者疏忽而引起。」現將英文判詞節錄如下:

“In my view, for the purpose of s. 70A, the meaning of error given in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p. 277) would be appropriate, that is, “something incorrectly done through ignorance or inadvertence; a mistake”. I do not think that a deliberate act in the sense of a conscientious choice of one out of two or more courses which subsequently turns out to be less than advantageous or which does not give the desired effect as previously hoped for can be regarded as an error within s. 70A. It is even worse if the deliberate act is motivated by fraud or dishonesty. But the question of fraud or dishonesty need not arise. Hence, in the context of the present case, if there is a change of opinion of the auditors or accountants in respect of the accounts, the first opinion cannot be regarded as an error or omission within the section. Similarly if there is a change of mind of the directors of the company in connection with how any part of the accounts should be made up, the previous decision will not be regarded as an error or omission. Nor is it an error or omission if it is merely a difference in the treatment of certain items in the accounts by those preparing or approving the accounts. If this were permitted, the director or officer of a company will be tempted at a later stage to try and improve the company's accounts or change his own decisions if this is to his advantage. This would be contrary to the spirit of the Ordinance that there should be finality in taxation matters. The whole statutory scheme provided in the Ordinance simply cannot work.”

雖說納稅人不能因改變主意而引用稅務條例第70A條,但納稅人郤可以用因疏忽而遺漏了申請將有關收入撇除(there is an omission of claim on the grounds on error of law)這個藉口,申請修改評稅。事實上,在實務上,這兩個藉口,表面看來都可以說得通,但在法理上,效果郤完全相反。

如果評稅是在納稅人沒有提交報稅表下發出的估稅,那麼,在一般情況下,稅局不會接受納稅人引用稅務條例第70A修改評稅。在Sun Yau Investment Co. Ltd. v. CIR 的案件中,由於公司沒有呈交報稅表,評稅主任向公司發出估稅,徵收利得稅$125,981,公司反對估稅,但並沒有呈交報稅表及公司經核數師審核過的帳目(audited accounts),稅局認為反對無效,在過了一個月的法定反對期限後,公司提交報稅表及帳目,但稅局以反對過期而拒絕接受,公司申請以稅務條例第70A條修改評稅,但稅局以評稅是根據評稅主任的誠實判斷而發出的估稅,所以並不存在錯誤,因而拒絕申請,最後,公司上訴至高等法院,但上訴仍被駁回,在判詞中,法官指出,稅務條例並不適用於估稅,原因是估稅是一個專業判斷,有關判詞節錄如下:

“In my judgment, the wording of 70A is perfectly clear. It covers the case when there has been a miscasting by the Assessor on the material available to him. The Assessor is not in error, let alone arithmetical error, simply because his assessment does not coincide with a figure he would have reached had other information been available to him... The object of the Ordinance is to achieve within the timetable and procedures laid down. Various safeguards and appeal procedures are provided. One of those safeguards is provided by section 70A where in a proper case, the assessor is required to correct his own arithmetical error. That is not this case. I agree not only with the findings of the Commissioner of Inland Revenue but also with his reasons. This appeal is dismissed with costs.”

如果報稅表的應課稅利潤是基於當時的習慣(prevailing practice)來計算,那麼,稅務條例第70A條便不適用了。換言之,納稅人不能以有新的案例(new tax cases)或新的稅例釋義及執行指引(new Departmental Interpretation and Practice Note)來申請修改以往的評稅。至於什麼是當時習慣(prevailing practice),稅局會根據每個個案的情況決定,如果納稅人不同意稅局的決定,他可以向稅務上訴委託提出上訴。


稅局的評稅權力

稅務條例授權評稅主任,他須根據他的判斷評稅。而根據案例,評稅主任的判斷必須是誠實的,合理的。

究竟什麼是誠實和合理的判斷呢?那就要視乎個案的情況而定。比方說,納稅人業務的規模很小,而且位於偏僻的地區,而一向以來申報的利潤亦十分低,那麼,即使在某一課稅年度,納稅人沒有填寫報稅表,評稅主任亦不能發出巨額估稅,因為那估稅是不合理的,若果納稅人真的收到不合情理的估稅,他除了必須提出反對外,也可以向投訴主任投訴。

另一些常見的不合理估稅,就是納稅人早已結束了業務,換句話說,納稅人在有關課稅年度內,沒有經營任何業務,但由於納稅人疏忽,沒有按法例規定通知稅局,因而令評稅主任發出估稅。在法理上,由於納稅人沒有在課稅年度內經營業務,那些估稅便是無效的(void ab initio)。但另一方面,由於納稅人沒有將業務結束通知稅局,稅局是可以向納稅人施以罰則,但在實務上,由於結束業務不會牽涉漏報收入,所以,一般都是以書面警告取代罰款的。

在大多數情況下,評稅主任的判斷主要是基於納稅人呈交的報稅表。當納稅人不依照報稅表上的期限交回報稅表時,評稅主任便會根據他的判斷,發出估計評稅(estimated assessment)。此外,若果評稅主任認為納稅人的報稅表有不正確的資料,或有不完整的資料,他可以根據他的判斷調整有關收入或支出,有時,當他認為納稅人報稅表上的資料大部份都不正確時,他甚至可以完全不理報稅表內所申報的應課稅收入,而發出估稅。惟無論如何,評稅主任都必須根據他知道的所有有關資料,誠實地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斷。如果納稅人對評稅主任的判斷有懷疑,他可以要求稅局根據公開資料守則(The code on access to information),向他提供評稅主任是如何作出判斷的。


小心你的法律責任

首先,你必須遵守稅務法例,因為違反了法例,即使沒有蓄意提供虛假資料或瞞稅,也會引致稅局對你經年累月的查問,或不時要你提供過去七年的收支資料。若提供不了,輕則稅局認為你少報課稅收入,或多報支出,而發出罰款和估稅;重則稅局認為你瞞稅,那後果就會十分嚴重:可能是查問、查問、再查問;也可能是巨額估稅、長時間的稅務爭議;也可能是巨額罰款、勞神傷財的法律訴訟。

簡而言之,違反了稅例,會令你終日擔驚受怕,生活在惶恐之中。因此,對於稅局的查問,你要小心,因為若是答錯了,你就可能被認為是蓄意提供虛假資料,而遭受刑事起訴,那麼,後果就不單只是估稅、調查和罰款,而是刑事起訴,留案底、鋃鐺入獄和一生前途盡毀了。

所以,你要認識你的法律責任,而熟讀本書,你就可以大大增加你的稅務知識,因而可以避免了違反稅例的種種可怕後果了,此外,熟讀本書的報稅貼士,你更可以清楚明白你在稅務法例堛瘍v利和義務,使你能在合法的情況下,運用你的扣稅額和免稅項目,減少你的稅務負擔。

以下是我給你的貼士:

  • 小心填寫報稅表內每一項細節,如果沒有該資料,請照實填寫。

  • 準時呈交報稅表。

  • 如果在呈交報表後發覺有錯漏,盡快書面通知稅局。

  • 準時交稅。

  • 如果結束生意,在一個月內面通知稅局。

  • 如果離港超過一個月,在一個月前書面通知稅局。

  • 如果更改地址,在一個月內面通知稅局。

  • 保留營業和租金收入和支出紀錄至少七年。


違反稅例的罰則 tax penalty

若果納稅人觸犯了下列事項,而又沒有合理辨解(reasonable excuse),他可能會受到重罰。
(a) 沒有遵照報稅表上的指示,在限期前填妥及交回報稅表。
(b) 納稅人需要課稅,而沒有收到報稅表,沒有在課稅年度結束後四個月內通知稅局。
(c) 納稅人填報不正確資料。
(d) 納稅人蓄意提交不正確的報稅表,並蓄意瞞稅。
(e) 納稅人蓄意在報稅表遺漏需要填報的資料,並蓄意瞞稅。
(f) 納稅人蓄意在報稅表填寫錯誤的資料,並蓄意瞞稅。
(g) 納稅人蓄意在報稅表內填寫錯誤的資料,以申索扣稅額或免稅額。
(h) 納稅人蓄意在錯誤的報稅表上或信件上或賬目上簽署。
(i) 在回答稅局的提問時,蓄意提交不正確的資料。
(j) 納稅人做假賬,並蓄意瞞稅。
(k) 納稅人用訛騙或欺詐的行為瞞稅。
(l) 納稅人沒有保存業務紀錄至少七年。
(m) 納稅人沒有保存收租紀錄至少七年。
(n) 納稅人沒有在離港前至少一個月通知稅局。
(o) 納稅人沒有在生意結束後一個月內通知稅局。
(p) 納稅人沒有在更改地址後一個月內通知稅局。

根據稅例,法院可以頒令下列罰則:

(a) to (c)

罰款 $10,000 + 三倍少交的稅款

(d) to (k)

罰款 $50,000 + 三倍少交的稅款 + 三年監禁

(l)

罰款 $100,000 + 納稅人在指定期限內履行未做的事項

(m) to (p)

罰款 $10,000 + 納稅人在指定期限內履行未做的事項


如果瞞稅情況嚴重,稅局還可引用普通法的行騙公共財政罪名檢控,一經定罪,可被判監。

另外,除了法律行動,稅局還可以引用稅務條例第82A條,向納稅人徵收額外稅款,最高為少交的稅款的三倍。


合理辨解

在執行稅務罰則時,稅局必須考慮納稅人是否有合理辨解(reasonable excuse)。若有,則納稅人不會得到任何處罰,此外,即使納稅人提出的辨解(excuse)不足以令納稅人完全脫罪,它亦可能使納稅人受到的懲罰大為減低。

既然納稅人的辨解對罰款這麼重要,納稅人就必須盡量爭取向稅局解釋:所謂漏報入息,其實是由於一些可原諒或可理解的疏忽,而並非刻意或蓄意的瞞稅。簡單來說,這些可原諒或可理解的疏忽,就是稅例所說的[合理辨解]了。

至於在法理上,[合理辨解]究竟是什麼意思呢?要深入了解這個問題,就需要閱讀大量稅務案例了。在未舉出有關案例前,我想指出,每一個個案的情況都會有些不同,所以,案例的栽決,只能用作參考,即使納稅人的個案和案例十分相似,其結果亦可能完全不同,事實上,即使在相同的罪名上,不同的情況會得出不同的[合理辨解],比方說,以納稅人沒有保存足夠的業務紀錄為例,不同的業務及營業額,是會有不同的[合理辨解]的,譬如納稅人只是一間規模很小的花店老闆,沒有僱用任何員工,而每月營業額大慨是一萬元左右,那麼,他或者可以用教育水平不高為[合理辨解],但另一納稅人,他也是花店老闆,但生意規模頗大,而且僱有十多名員工,那麼,他就不可以用教育水平不高為[合理辨解]了,因為,在這個規模下,他是應該僱用專業會計員,協助他處理日常帳務的。

以下是一些有關[合理辨解]的案例:

稅務上訴委員會案件D13/85
在這案件中,一名醫生沒有申報部份薪俸收入,他的辨解是一時大意(a genuine mistake of oversight)及忘記了(a slip of mind)有關收入。上訴委員會相信該醫生是一位誠實的人(a honest man),他的一時大意,只是無心之失(a genuine mistake),所以委員會接納他所說的是合理辨解,因而撤銷了全部罰款。上訴委員會並指出,在施行罰則前,稅局必須考慮納稅人是否有合理辨解,而合理辨解必須以一個正常守法公民的合理行為去考慮,一個正常守法的公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不是一個完人。(In deciding whether or not a taxpayer had a "reasonable excuse", the Revenue should consider whether the taxpayer had acted as one would expect a reasonable law abiding citizen to do. A reasonable person is not a perfect person, but an average person using the reasonable skill and care in handling his taxation affairs which one would expect to see from such an average person.)

稅務上訴委員會案件D80/76
在案件中,一名公司東主沒有申報由出售物業得到的獲利,他的辨解是他曾徵詢專業人士,得到的意見是該獲利是資本性收入(capital receipt)而無須課稅,在考慮過納稅人的證據後,上訴委員會接受納稅人的解釋,並撤銷了罰款。
 
稅務上訴委員會案件D129/02
一名由英國總公司派到香港分工司工作的僱員沒有申報工作收入,她的辨解是她以為該收入只須繳納英國稅,所以,她沒有申報香港薪俸稅,委員會在考慮過納稅人的證據後,接受了納稅人的解釋,並撤銷了罰款。
 
稅務上訴委員會案件D14/98
納稅人有三項薪俸收入,但在報稅表中,她只填寫了兩項收入,而遺漏了的收入,是屬於一份已離職的工作,委員會相信納稅人的遺漏是無心之失,原因是納稅人曾在申請延緩暫繳稅時,提及該項收入,故此,委員會撤銷了所有罰款。


索閱稅局資料

為了鼓勵市民提供資料給稅局,稅務條例第4條規定,稅局職員必須嚴格保護資料來源及納稅人的私隠。

所有稅局職員在入職前,必須宣誓遵守保密規定,若果任何職員違反了規定,他會受到刑事檢控或內部處分。

原則上,市民可以索閱稅局任何資料,而稅局亦應按市民的要求,盡量提供所索閱的資料,除非該資料是受到法例上的明文規定而必須保密的。不過,在實務上,稅局是可以基於公眾利益,拒絕提供所索閱的資料的。至於何謂公眾利益,正是官字兩個口,任由稅局判斷。當然,若市民不同意稅局的判斷,他可以尋求司法覆核,但一般市民,自然不會花上龐大的金錢和時間,和稅局在法庭上爭拗這些問題。此外,倘若法例明令稅局只能在某些指定的情況下,向某些指定的人士提供某些資料,那麼,稅局就必須依從有關規定了。換句話說,在一般情況下,基於稅務條例第4條的規定,除了納稅人及獲得納稅人授權的稅務代表外,其他人等是不能得到該納稅人的任何稅務資料的。

根據公開資料守則(The code on access to information),納稅人是可以向稅局索閱有關他的所有資料,但納稅人須就有關文件繳付影印費,費用是每頁資料 HK$1.50。事實上,適當地運用是項權利,納稅人可以知道稅局存有什麼資料,這些資料是否正確,以及稅局的決定是基於何種理由和事實。這些資料,對於納稅人在考慮是否繼續上訴或反對時,可能會十分有用。


個人入息課稅 personal assessment

稅例規定:做生意的人交利得稅(profits tax),做工的人交薪俸稅(salaries tax),收租的人交物業稅(property tax)。在法理上,個人入息課稅(personal assessment)不是徵稅項目,而是一種綜合計稅的方法。簡單來說,個人入息課稅就是將納稅人的上述三類收入(即薪俸,租金以及業務獲利)加起來,然後以薪俸稅的方法計稅。

一般來說,這種計稅方法對做生意和收租的低收入人士有利,因為他們可以獲得在利得稅和物業稅內沒有的免稅額和扣稅額。另外,對於只有租金收入,而又有按揭利息的人士,亦會有利。但對於那些只有薪俸收入的人士,由於在薪俸稅內已有免稅額,所以申請個人入息課稅不會減少他們的稅款。

如果納稅人不能確定申請個人入息課稅是否有利,本人建議他在報稅表內提出申請,因為稅局會先用電腦計算稅款,而只有在個人入息課稅對納稅人有利的情況下,稅局才會接納申請,若果個人入息課稅不利納稅人,稅局會以評稅主任附註告知納稅人不接納的原因。

任何人符合下列條件,均可申請個人入息課稅。
1. 18歲或以上,
2. 又或者未滿18歲,而父母雙亡,及
3. 香港永久居民或香港臨時居民。

香港永久居民(Hong Kong permanent resident)是指那些通常在港居住的人,如果在課程年度內申請人已移民外國,申請便不會被接納。

香港臨時居民(Hong Kong temporary resident)是指那些在課稅年度內在港停留超過180天,又或者連續在兩個課稅年度內在港停留超過300天,而其中一年是申請的課稅年度。

申請個人入息課稅,必須在有關課稅年度結束後兩年內提出。但如果有屬於有關課稅年度的評稅在這個期限後發出,申請期限會順延至該評稅後兩個月,又如果納稅人反對這個評稅,期限則會順延至評稅在成為終結及決定性後的一個月。

雖說稅例訂下了申請個人入息課稅的期限,但若果納稅人有合理的解釋,稅局是會行使酌情權,接受納稅人的過期申請的。

在個人入息課稅內,夫婦是合併評稅的,因此夫婦須一起在申請書內簽署。如果雙方各有收入,稅款會按他們的收入比例攤分,換言之,雙方都會收到個人入息課稅稅單。

上文說過,個人入息課稅是一種綜合計稅的方法,所以,計出來的稅款,會減去納稅人已繳交的薪俸稅、利得稅、物業稅,而餘款才是須繳的稅款,當然,如果已繳的稅款超過個人入息課稅計出來的稅款,多繳的稅款會退回納稅人。

計算個人入息稅,首先將所有薪俸的應評稅淨收入(net assessable income)、業務的應課稅利潤(assessable profit)和出租物業的應評稅淨值(net assessable value)加起來,然後減去:

  1. 用於購買出租物業的利息支出(interest on money borrowed for purchase of the let-out premises)

  2. 認可慈善捐款(approved charitable donations)

  3. 安老院或護老院開支(elderly residential care expenses)

  4. 居所貸款利息(home loan interest)

  5. 強積金的強制性供款(mandatory contributions to MPF)

  6. 業務虧損(business loss)

  7. 上一課稅年度之剩餘虧損滾存額(loss brought forward from last-year Personal Assessment)

  8. 個人免稅額(personal allowances such as married personal allowances, child allowances... etc)

以上計出來的款額,叫做應課稅實額(net chargeable income)。然後,用薪俸稅的計稅方法,以遞增稅率(progressive rates)計算稅款,而高收入人士則用標準稅率(standard rate)按未扣免稅額前的入息計稅。

簡而言之,薪俸稅和個人入息課稅的計稅方法,大致相同,而主要差異在於薪俸稅只計算薪俸收入,而個人入息稅則計算所有收入,並可獲扣除一些未能在薪俸稅扣稅的支出及虧損。

以下例子,解釋如何計算個人入息課稅 (2005/06年度):

 

 

陳先生

陳太太

    ---------

---------

 

物業稅 – 應評稅淨值

0

48,000

 

薪俸稅 – 應評稅淨收入

360,000

0

 

利得稅 – 應課稅利潤

0

90,000

 

 

---------

---------

 

 

360,000

138,000

  減:

出租物業的利息支出

0

30,000

 

 

---------

---------

 

 

360,000

108,000

  減:

未在薪俸稅扣除的項目

 

 

 

認可慈善捐款

0

3,000

 

強積金供款

12,000

0

 

安老院開支

40,000

0

 

居所貸款利息

50,000

50,000

 

 

--------

---------

 

 

258,000

55,000

  減:

業務虧損

8,000

0

 

 

---------

---------

 

總收入

250,000

55,000

 

 

======

======

 

合併總收入

 

305.000

  減:

已婚人士免稅額

 

200,000

 

 

 

---------

 

應課稅入息實額

 

105,000

 

 

 

======

 

應繳稅款(總額)

 

10,200

     

=====

陳先生的應繳稅款:10,200 * 250,000 / (250,000 + 55,000) = 83,607
陳太太的應繳稅款:10,200 * 55,000 / (250,000 + 55,000) = 18,393
標準稅率並不適用,原因是未扣免稅額前的入息305,000按標準稅率16%計稅的稅款是48,800,高於按遞增稅率計出來的稅款10,200。

按照稅務條例,個人入息課稅堥癡S有暫繳稅,因此,它只有一個繳稅日期。一般來說,若果納稅人申請了個人入息課稅,稅局便不會在物業稅或利得稅評稅通知書內要求納稅人繳稅,當然,稅局仍會照樣評算納稅人的物業稅堛瑰陬稅淨值,和利得稅堛瑰魚珛|利潤。至於薪俸稅,則無論納稅人是否申請個人入息課稅,稅局仍會照樣評稅和收稅的,不過,如果稅局評定納稅人在有關課稅年度內有業務虧損,該虧損是會在個人入息課稅奡謏C納稅人的稅務負擔的,倘若業務虧損能夠在薪俸稅繳稅日期前評定,稅局會在個人入息稅單內註銷有關的薪俸稅;倘若業務虧損在薪俸稅繳稅日期後才評定,則納稅人須先按薪俸稅單繳稅,而稅局會在個人入息稅單內退回多繳的稅款。

由於稅局不能在個人入息課稅內收取暫繳稅,所以有些由業務或物業獲取高收入的人士,會利用申請個人入息稅來避交利得稅或物業稅的暫繳稅。為了防止一小撮高收入的納稅人濫用個人入息課稅,即使他們申請了個人入息課稅,稅局仍會在物業稅或利得稅評稅通知書內,向這些人士徵收所有稅款。


認識基本稅務法理

稅務條例(Inland Revenue Ordinance)授權評稅主任,必須按每個個案的情況,評算納稅人的應課稅收入或盈利。根據案例,評稅主任的決定,必須是誠實、合理和考慮過個案內所有有關資料的。換句話說,如果納稅人的生意規模很小,並且位於偏僻的地方,而且過往的盈利又不高,那麼,即使納稅人未有依法於期限前提交報稅表,評稅主任亦不能向納稅人發出天文數字的估算評稅。又譬如說,如果納稅人的業務經已在兩年前結束了,但由於他未有通知稅局,所以稅局仍然發出報稅表給他,但由於生意結束了,納稅人收不到報稅表,於是,稅局就向他發出估算評稅,在法理上,由於納稅人在有關課稅年度內沒有經營任何業務,這些估稅會被視為無效(void ab initio),但稅局可因納稅人未有依法通知稅局業務已經結束,而向納稅人採取法律行動,一般來說,這個法律行動,就是向納稅人徵收罰款,一般來說,罰款會以納稅人以往的盈利及規模而定,可以由完全不罰款至數百元,而如果納稅人是有限公司,罰款或會高至二千元。 在正常情況下,評稅主任的評稅,會以納稅人填報的報稅表為基礎,然後加以調整。若果納稅人不依期填交報稅表,稅局通常會發出估算評稅。在大多數情況下,估算評稅是透過電腦程式,根據納稅人以往的應課稅收入或盈利,加上若干百分比,來估計納稅人的應課稅收入或盈利。如果納稅人一直在虧蝕,又或者沒有應課稅入息,那麼,稅局就會發出罰款通知書或提出檢控,來逼使納稅人填交報稅表。

當稅局發出評稅通知書後,如果納稅人不同意評稅,他必須於評稅發後的一個月內,以書面向局長提出反對。而根據稅務條例第68(4)條,納稅人負有証明評稅不正確或評稅過高的責任。在實務上,這個舉證責任相當重,因為納稅人必須提供足夠證明及理據去推翻稅局的評稅。

由於稅務爭議是屬於民事訴訟,舉證的尺度是"證明己方的推斷有較高的可能性" (on a balance of probability),換句話說,只要納稅人能夠證明所指稱的事實(assertion)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就可以了。至於刑事尺度的 "沒有合理疑點" (beyond reasonable doubt),並不適用於一般的稅務爭議。

事實上,稅務上的爭議,除了對有關事實會有所爭議外(a question of facts),對於法律的詮釋,亦經常會有爭議(a question of law)。而解釋稅務條例,主要根據三個基本定律:語意定律 (literal rule)、黃金定律 (golden rule)和寬免意圖定律(mischief rule)。

語意定律 (literal rule)

稅例的解釋,須以正常文法上的意義為準。若同一詞彙出現於不同稅例之中,它們的意義必須相同。所謂正常文法上的意義,一般會參照權威字典(如英文的牛津字典)的解釋。

黃金定律 (golden rule)

稅例的解釋,須參考稅例的上文下理,然後以正常文法上的意義為準。這個定律,和語意定律相近。簡單來說,就是在解釋稅例堛熊彙時,必須以正常文法解讀整段法例,而不可以斷章取義,孤立地去曲解某個詞彙。

寬免意圖定律 (mischief rule)

在解讀法例時,法官會考慮當時立法的原意。在解釋稅務法例時,這個定律只適用於稅務寬免 (tax relief)和稅務豁免 (tax exemption)。此外,這個定律通常只會在語意定律 (literal rule) 和黃金定律 (golden rule)未能有效定解釋稅例時,才會引用。因此這個定律,並不常用。但它在遺產稅案件Foo Ying v Commissioner of Estate Duty 3 HKTC 363 被引用過。

上文提過,在一般稅務爭議中,刑事尺度的"沒有合理疑點" (beyond reasonable doubt)並不適用,但在瞞稅的個案中,若果稅局以刑事罪名控告納稅人,那麼,稅局就必須提出足夠證據,以沒有合理疑點的尺度,去證明納稅人蓄意瞞稅了。而一經刑事定罪,納稅人是可以被判入獄的。


要求稅局在交易前預先評稅

根據稅務局公佈的稅例釋義及執行指引第31號 [事先裁定(advance tax ruling)]:納稅人可以就一些即將進行的交易,要求稅局預先裁定它的稅務後果,但納稅人須就裁定預先繳費。

但根據稅局發出的稅例釋義及執行指引,稅局不會就下列事項作出裁定 。
1. 檢控個案
2. 罰款個案
3. 追稅個案
4. 即將提交報稅表是否違反稅例
5. 事實的爭論 --- 例如納稅人是否正在經營生意
6. 裁定需就將來的事情作出假設
7. 事情已進入反對程序
8. 事情已在報稅表內申報
9. 裁定牽涉對會計準則或商業慣例的解釋
10. 裁定牽涉外地法律的解釋
11. 稅局認為有關交易未必會進行
12. 稅局認為有關問題無聊
13. 稅局認為納稅人未提供全部有關資料
14. 稅局認為問題需要太多資源去做
15. 稅局正在為有關問題進行稅務審查

納稅人必須預先繳費,一般問題收費HK$10,000,若問題牽涉稅務條例第14條的地域徵稅,基本收費為HK$30,000,若果問題需要較多時間,更會額外收費,詳情請到稅局網頁。

為了幫助香港市民減低稅務負擔,飛鴻提供價廉快捷專業的稅務顧問服務,請看下表:

稅局的事先裁定

 

Raymond Yeung 提供的服務

在很多情況下,稅局不會作出裁定。

無此限制。

預先繳費 HK$30,000 (稅務條例第14條有關利潤來源的裁定) HK$10,000 (其他事項的裁定)

 

簡單電話查詢:不須繳費。

稅局會在6星期內處理你的申請。  

 

我會在2個工作天內完成整個書面報告。

在評稅時,稅局必須遵守裁定。基於官僚本性,稅局可能會傾向採取保障稅收的裁定。 一旦稅局作出對納稅人不利的裁定,稅局職員在評 時稅就必須遵行,那麼,納稅人就只得反對評稅和上訴法院,那就既費錢,又費時了。

 

稅局可能會不接納我的意見,但稅局職員在評稅或處理反對時,亦沒有了事先裁定的束縛。我會以我的專業知識和工作經驗,給你最好的意見。而你就可以在沒有事先裁定的束縛下,考慮我的意見, 作出最好的決定了。

 


稅局怎樣追稅?

根據稅務條例,稅局可以向納稅人(taxpayer),他的僱主(employer),他的銀行戶口(bank account),或任何欠納稅人錢的人(debtor)追討欠稅。

一般來說,當納稅人不依期交稅,稅局會先發信向納稅人追稅(recovery notice)及徵收附加費(surcharge),如果納稅人仍不在限期內繳清欠稅,稅局才會向他的僱主,他的銀行戶口,或任何欠納稅人錢的人追討欠稅。另外,稅局亦可能同時向納稅人採取法律行動,而一旦展開了法律行動,稅局就不單追討欠稅及附加費,而且還會追討法庭費$630,追討費$300,及欠稅利息(按法院的訴訟利率計)。

此外,如果稅局認為納稅人將會離開香港或已經離開香港,稅局可以向法院申請禁制令(departure prevention direction),禁制納稅人在未繳清欠稅的情況下離開香港。假如納稅人已經離開了香港,那麼,在禁制令發出後,當他回港時,他便要立刻清稅,否則,他就不可以再出境了。

欠稅是指納稅人在稅款到期當天的辨公時間結束時,他仍未繳清全部稅款。如果稅款分為兩期,當第一期稅款到期而未清繳,根據稅例,第二期暫繳稅會立刻到期,這樣,稅局便可以一併追討。

如果納稅人仍未將法院判定的稅款在限期內清繳,稅局可將納稅人的物業質押(charge),或向法院申請將納稅人強制破產(compulsory bankruptcy)。

納稅人可以向稅局申請分期繳交欠稅(payment by instalments),但納稅人須付利息(interest)及附加費(surcharge),而有關支出可能會比銀行的稅務貸款利息為高,因此,納稅人須小心比較兩者的支出,才決定是否申請分期繳稅。


避稅 tax avoidance 與瞞稅 tax evasion

根據案例,納稅人有權安排自己的事務,以減少稅款---這是合法的避稅(tax mitigation)。但若果納稅人蓄意隱瞞收入,或虛報支出,那就是非法的逃稅,後果可能是罰款,甚至入獄。

事實上,有不少稅務安排(tax arrangement),納稅人和稅務顧問認為是有效的,而沒有報稅,但稅局不接受他們的論據,最後,雙方只有訴諸法院,那對於納稅人來說,既麻煩,又費錢,而結果更可能是敗訴賠錢,甚至被稅局以蓄意瞞稅罪名刑事起訴。

在法理上,根據案例,合法避稅(tax mitigation)和非法逃稅(tax evasion)是有明顯分別的,其中最著名的是英國案例IRC v Duke of Westminister [1936] AC,而此案最經常被引用的判詞是:任何人都有權安排他的事務,以減低他的稅款Every person can arrange his affairs lawfully so as to reduce his tax payable。這句判詞,有些法律學者引伸為:在稅法上,事務的表現(form)比事務本身的意義(substance)更為重要(form over substance),亦即是說,在考慮納稅人行為或事務的稅務後果時,應該基於該行為的表現(form),而非該行為的本身意義(substance),換言之,即使該行為的本身意義是減稅,稅局也不能以此將該行為視為無效。自然,從這個案例開始,就出現了很多稅務顧問(tax consultants)和減稅計劃(tax planning)了。

基於上述判決,稅局不能隨意將納稅人的減稅行為視為無效,所以,只要納稅人能夠聰明地安排他的事務,使它們不跌進稅網,納稅人就不必交稅了。事實上,由於一些減稅計劃的成功,引致愈來愈多納稅人照著做,同時,又有愈來愈多減稅計劃出現了,因為實在有太多囂張的減稅計劃(blatant tax avoidance scheme)出現,很多實施普通法地區的法官對這種現象十分不滿,因而對上述判決提出了一些意見,而這些意見逐漸形成了另一個法律基準:就是稅局可以將一些沒有商業意義,而純粹用作避稅的交易或行為,視為無效(fiscal nullity principle)。這個法律基準,主要由幾個著名的案例訂立,其中最著名的是W T Ramsay Ltd. v IRC 和Furniss v Dawson,所以又稱Ramsay principle。

究竟這個新基準(Ramsay principle)是否適用於香港稅務呢?一般主流的意見是,若果有關稅例中已載有反避稅條款,這個新基準就不適用了,因此,由於香港稅務條例(Inland Revenue Ordinance)已載有許多反避稅條款,所以這個新基準不會適用於薪俸稅、利得稅和物業稅,但根據案例,這個新基準適用於香港的印花稅和遺產稅。

由於避稅行為引致不公平,樹立不良先例,甚至影響稅收,所以稅局是不會認同任何避稅行為的。此外,一些忠直之士亦會鄙視那些過份的避稅行為,認為它們雖然合法,但郤是不道德的。而事實上,不少法官也持有同樣觀念,因為他們也是正直之士嘛!

雖說在法理上,避稅本身並不違法,但在實務上,合法避稅和非法逃稅往往不容易區分。事實上,很多過份而無效的避稅行為,稅局將它們視為非法瞞稅或蓄意逃稅,而提出刑事檢控,而當案件到了法院,若遇上對道德要求高的法官,他們或會因為厭惡避稅而傾向將納稅人定罪,若然,納稅人就須為他的避稅行為付出高昂代價了---那就不限於金錢上的罰款,而是刑事罪行,甚至鋃鐺入獄。所以,納稅人在進行任何避稅計劃前,必須三思,以下是我給你的建議:

  1. 不要過份避稅,小心訴訟及刑事後果。

  2. 根據稅務法例及事實報稅,不要弄虛作假。

  3. 盡量運用稅務法例的豁免和寬免去減低稅款。

  4. 在重大交易前,先咨詢法律或稅務顧問。


反避稅條例 anti-avoidance provisions in the IRO

為了保障稅收,稅局在稅務條例(Inland Revenue Ordinance)堥謆q了不少反避稅條款,其中主要的有:

  1. 第61條(section 61):評稅主任可以將任何虛假交易(artificial transaction)、虛構交易(fictitious transaction)或未執行的交易(any disposition that is not given effect to)視為無效。

  2. 第61 A條(section 61A):此條款針對那些唯一或主要為獲取稅務利益的交易(any transaction having the sole or dominant purpose of enabling a person to obtain a tax benefit)。此條款授權稅局可以因應撤銷有關稅務利益而發出相應的評稅(to make an assessment as if the transaction had not been carried out or in such manner as to counteract the tax benefit)。

  3. 第61 B條(section 61B):此條款針對那些以買賣虧損公司(loss companies)而獲取稅務利益的避稅安排。

  4. 第9A條(section 9A):此條款針對那些透過服務公司(service company)避交薪俸稅的僱員。

  5. 稅例釋義及執行指引第24條(DIPN 24):此條款針對那些透過支付公司行政費(management service fee)來避稅的公司,嚴格來說,稅例釋義及執行指引並非税務法例,但稅局仍可引用稅務條例第16條去限制這些費用的扣稅額,此外,稅局也可以運用用稅務條例第61及61A條去撤銷有關稅務利益。

  6. 第20條(section 20):此條款針對那些透過外地居民或海外公司的避稅計劃。

  7. 第16(2)條(section 16(2)):此條款針對那些透過支付利息的避稅行為。

  8. 第39E條(section 39E):此條款針對那些透過將資產轉移至內地,先出售後租回及以局限性借貸購罝的機器及設備。


如何應付稅局的查問?

當然,這個問題的答案會因稅局的查問而異,如果你想知道稅局常問的問題,以及我對這些問題的分析和評論,你可參考本人出版的CD Rom上的Basic Tax Tips內的Queries frequently asked by Revenue。

雖則你不可能預先知道稅局會給你什麼問題,但當你掌握了回答稅局查問的基本技巧後,你肯定會大大減少稅務煩惱。我曾在稅局工作過相當長的日子,我相信我以下建議會對你有用。

根據我在稅局的經驗,許多納稅人就是由於對稅局的查問掉以輕心,因而招惹了經年累月的稅務煩惱。有些納稅人誤以為對稅局查問不回答或遲遲不回答,就可以將事情不了了之,事實上,這個策略往往適得其反,而替納稅人帶來更多的查問,和更大的稅務煩惱,不過,這個策略亦有時頗為有用,因為一旦日子久了,而稅局就難於蒐集資料,當稅局不能從任何途徑取得足夠資料時,稅局的唯一解決方法,就是不了了之了。

至於應該運用什麼策略,和怎樣回答稅局的查問,我給納稅人最基本的建議是:在風平浪靜時,亦即是當納稅人還未給給局查問時,他就要多讀稅務書籍,多認識稅例,和多了解稅局,在這方面,我可以為你盡點棉力,我會不斷在我的網站上發放大量免費報稅貼士。而當納稅人給稅局查問時,他必須保持鎮定,小心閱讀有關問題,然後,慢慢地細心地思考應該怎樣回答,及其可能後果,然後,才蒐集資料,草擬答覆。我建議納稅人不要在答覆草擬完成後便立刻簽署寄出,他應該將草擬好的答覆擱置兩三天,待思想冷卻後,再從新將答覆修改,之後才簽署寄出。而當納稅人遇上了複雜的問題,或牽涉重大的稅款,而他自己又解決不了時,他那就應徵詢專業人士的意見了。

在未告訴你我的建議前,我想引用司馬遷的一句話:「運用之妙,在於一心。」老實講,對付稅局的查問,其實並沒有什麼萬用絶招,我想,最厲害的招數,就是不斷學習,用心思考和隨機應變。說了這麼多,還未入正題,不便之處,懇請原諒,以下就是我給你的建議:

我的第一個建議是:不要說得太多,尤其是不要說多過你應該說的。換句話說,你要盡力克制,盡量少說,盡可能不說。你要時刻記著:沉默是金!在法律上,納稅人有保持沉默的權利,而這是最基本最重要保護自己的權利。因此,你要好好運用它。雖則說得太多就是愚蠢,但我並不建議納稅人不回答或遲回答稅局的問題,因為那樣做亦同樣是愚蠢:那可能會使稅局向你發出估稅,或者對你採取法律行動。我的建議是:你要準時回答稅局的每一個問題,但你的答覆要簡短。

我的第二個建議是:你只能說你應該說的。什麼是應該說的,又什麼是不應該說的呢?一般來說,如果你說出來的能夠使你減少稅務煩惱的,那就是應該說的,否則,就是不應該說的。換言之,你要說出所有對你有利的事實、法例、案例和論據,你要提出支持你論點的所有證據,你可以要求第三者(例如:你的僱主、僱員、顧客、銀行)給你書面證明,你亦可以指出有關稅例,以及援引案例或稅局通告等,以支持你的論點。

第三個建議是:你千萬不可以提出虛假證據。無論如何,你都不應該干冒刑責風險。因為一次刑事罪名,足以毁你一生前途,那你又何必為了區區稅款而擔冒刑罪風險呢?事實上,課稅不單只是一項責任,而且是一種光榮,因為只有賺錢夠多---亦即是本領夠高---的人才會繳稅。事實上,香港的課稅,在扣除開支、免稅額及扣稅額後,稅款通常會少於有關收入的15%。故此,為了減低稅款而提出虛假證據,而令自己干冒刑責風險,那是極之愚蠢的。

第四個建議是:當你遇到一些對你不利的問題時,你的答覆要專注於對你有利的環節和事情。換言之,如果事實對你不利,那你就要專注稅例和案例的爭論。比方說,稅局向你查問某項資產出售的獲利,如果有些事實對你並不有利,那你就要少談那些事實,而要多說對你有利的事實和論據,例如:那項資產是資本財產(capital asset),它曾經紀錄在公司的資產負債表(balance sheet)的固定資產(fixed assets)內,它亦曾在公司董事局會會議(director board's minutes)提及過等,你亦可以舉出稅務委員會(Board of review)有關案例,以供稅局參考。

第五個建議是:思而後說。換句話說,在回答稅局提問時,要先想清楚才說,而說話要慢,要堅定,甚至要惡,但不要快。俗語說,人善被人欺,這句話---根據我在稅局多年經驗---實在是對極了。此外,太快說話,容易說錯,甚至說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而話說出了,便不能收回了。因此,說話要小心,盡可能要少說,甚至不說。

第六個是:和稅局面談前,要預先做好準備。在面談前,你要想想他們可能會問些什麼,而你又想說些什麼,以及你不想說些什麼。當你準備好了,到時你就不會驚慌失措,而說了不該說的話。此外,你也要想想,你是否需要稅務代表陪同你一起出席面談呢?

第七個是:在回答書面查問時,要深入硏究有關題目和稅例。你可以在互聯網、圖書館或書店婸`集資料。當然,你亦可在本書及由本人出版的CD Rom內尋找有關資料。如果你仍有疑問,你亦可以向朋友請教。

第八個是:如果你自己不能獨自解決問題,你就應該徵詢專家意見了。雖則專業意見是要付費的,但相對於有關稅款或相比於稅務煩惱,你可能會節省更多時間和金錢呢!


雙重徵稅寬免 Double taxation relief

雙重徵稅(double taxation),是指納稅人的收入,在本港及本港以外的地區,重覆徵稅。由於香港實施地域徵稅原則---即只有源於香港的收入才需繳稅,所以對於絕大多數的納稅人來說,雙重徵稅的寬免並沒有用處。

對於經常在內地工作的受薪人士來說,如果他們曾繳交國內的個人所得稅(individual income tax),在絕大多數情況下,申請稅務條例第8(1A)(c)條的寬免,會更能減低他們的稅務負擔。

不過,對於航空和船務公司來說,由於他們的業務遍佈於不同國家,所以為了減低他們雙重徵稅的負擔,香港特區政府與各地政府簽訂雙重徵稅協議。

雖說雙重徵稅寬免對一般納稅人的香港稅務沒用,但它對香港人在內地工作是否須繳交內地的入息稅就非常重要了,因為根據香港特區政府和內地簽訂的協議,香港居民(Hong Kong resident)在內地工作是可以得到稅務寬免的,簡單來說,稅務寬免包括香港居民只需就內地的職務收入交內地的個人所得稅(Individual Income Tax),另外,如果他符合了下列所有條件,他不須交國內的個人所得稅。

1. 在一年內(1月1日至12月31日),在內地逗留不超過183天。
2. 有關收入由香港公司支付。
3. 有關收入並非由內地機構負擔。


納稅人去世

當人死了,他就不會再有薪俸和營商收入,那麼,他死後就不須交薪俸稅和利得稅了。但如果他擁有出租物業,死後的租金,仍須繳納物業稅。 

死者在生前賺取的收入,並不會因死亡而豁免。當然,若有未報的收入或未繳的稅款,死者已不能親自處理了,而有關的稅務責任,會由他的遺產管理人(executor)負責 處理。 

遺產管理人,通常會由死者的遺囑指定;但若果死者沒有立下遺囑,則通常會由其配偶,成年子女,或父母擔任。 

根據稅務法例,稅務局必須於死 亡所在的課稅年度結束之後三年內發出所有評稅。但若果死亡早過2006年2月11日,則稅務局須在死亡所在的課稅年度結束後一年內,或在呈交遺產誓章(affidavit for the commissioner)一年內---以較後的為準---發出所有評稅。過了期限的評稅,是沒有法律效力的。 

由於辦理遺產需時,遺產管理人可要求稅務局延長繳稅期限,或者要求遺產稅署(estate duty office)發信給死者銀行戶口,提款交稅。 

如果死者沒有留下足夠遺產去交稅,遺產管理人是不須負責死者未交的稅款的。


香港稅務局

香港稅務局(Inland Revenue Department),擁有大約三千名職員。這麼多的職員,自然會各有職務,因此,為了分工合作和方便管理,稅局分為六個科(unit):局長直轄科(Commissioner's Unit)、總務科(Headquarters Unit)、第一科(Unit 1)、第二科(Unit 2)、第三科(Unit3)和第四科(Unit 4)。

局長直轄科(Commissioner's Unit)
這個科的主要工作,是修改法例,發出局長裁決書,審議稅務上訴,監督及處理投訴,審批慈善團體的免稅申請和統籌雙重課稅寬免等事務。

總務科(Headquarters Unit)
這個科的主要工作,包括行政(administration)、電話查詢中心(central telephone enquiry)、電腦系統(computer system) 、聯權物業(joint property)及分權物業(co-owner property)的物業稅(property tax)等。

第一科(Unit 1)
第一科的主要工作是有限公司(limited company)和合伙業務(partnership)的利得稅(profits tax)。

第二科(Unit 2)
第二科的主要工作是個別人士(individual)的稅務,包括他們的利得稅(profits tax) 、薪俸稅(salaries tax) 、物業稅(property tax)和個人入息課稅(personal assessment)。

第三科(Unit 3)
它的主要工作是追收稅務條例(Inland Revenue Ordinance)內的各種稅款(taxes),包括利得稅(profits tax) 、薪俸稅(salaries tax) 、物業稅(property tax)和個人入息課稅(personal assessment),另外,它亦負責徵收印花稅(stamp duty) 、遺產稅(estate duty) 、博彩稅(betty duty)、酒店房租稅(hotel accommodation tax) 和商業登記費(business registration fee)。

第四科(Unit 4)
它的主要工作是實地審核(field audit)和稅務調查(tax investigation)。

稅局職員

稅局職員主要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專業職系(professional grades),第二類是非專業職系(non-professional grades)。

屬於專業職系的,包括管理階層的局長、副局長、助理局長、總評稅主任和高級評稅主任,另外,專業職系亦包括實幹階層的評稅主任和助理評稅主任。管理階層的主要職責是各種長短不同的工作和人手計劃、各部門的工作和人手分配、稅收的管理和控制、稅例的修訂及其影響、與及稅務政策的實施,而實幹階層的主要職責是評稅、查稅和追稅。

屬於非專業職系的,包括部門職系(departmental grades)和非部門職系(non-departmental grades)。部門職系包括稅務主任職系(taxation officers)和稅務督察職系(tax inspectors),這些屬於部門職系的員工,其主要職責是輔助專業職系的員工處理稅務工作,稅務主任職系的主要職責是稅務大樓內的稅務工作(indoor tax work),而稅務督察職系的主要職責稅務大樓外的稅務工作(outdoor tax work)。而非部門職系,主要是擔任非稅務工作,例如稅局的會計、人事、電腦...等。


納稅人如有不滿,可以投訴

倘若納稅人感到稅局職員在處理他的稅務時麻木不仁、官僚冷漠、沒有禮貌、答覆遲緩、處事不公、或者不合情理,他可以向稅局的投訴主任(complaints officer)投訴。在收到了納稅人的投訴後,稅局通常會派出高級評稅主任(senior assessor)調查及覆檢個案。一般來說,投訴有以下的好處:

  1. 加快了結納稅人的申請或反對,在大多數情況下,愈快解決稅務爭議,納稅人的稅務煩惱便會愈少。

  2. 消除某位稅局職員對納稅人的不公平或不合理對待,由於納稅人的個案會被高級評稅主任或更高級的職員覆檢,所以那些對納稅人不公平或不合理的對待會得到及時矯正,不過,對於那些既定政策(departmental policy)或無理投訴(unjustified complaints),稅局是不會退讓的,但投訴至少可確保投訴人得到的對待不會低於稅局的既定政策。

  3. 根據本人在稅局多年的工作經驗,投訴者往往得到比一般人更寬鬆或更優惠的對待,雖說稅局不會因納稅人的投訴而給予納稅人超出法例能容許的優惠,但法例本身往往留有很多酌情空間,而為了平息投訴人的不滿,稅局的高級職員大多會傾向運用酌情權,給予投訴人較寬鬆的對待,這或許是由於他們多讀番書,懂得英諺所說的Only the crying babies get the milk吧!

如果投訴人對稅局處理他的投訴感到不滿,他可以再向申訴專員(ombudsman)投訴。此外,納稅人亦可向我們專貴的立法會議員尋求協助。


稅局的服務承諾

為了滿足社會大眾對稅局服務效率的需求,稅局公佈了很多服務承諾。總的來說,這些服務承諾訂下了評稅、調查及處理反對的標準時限。倘若納稅人得到的服務或對待低於標準時限,納稅人可以要求稅局解釋,如果納稅人不滿意稅局的解釋,他可以向投訴主任投訴。

以下是稅局公佈的服務承諾:

 

標準時限

覆信給納稅人

 

簡單事項

十個工作天

複雜事項

二十五個工作天

 

 

處理反對評稅

 

確認收到反對

二十一個工作天

通知納稅人有關稅局的決定

四個月

 

 

處理延緩暫繳稅

十四個工作天

 

 

完成實地審查及稅務調查

兩年

 

 

完成遺產稅評稅

 

簡單個案

六個星期

複雜個案

兩年


飛鴻稅務的服務承諾

飛鴻稅務創辦人楊輝洪自2006年離開稅局後,在互聯網成立網站「飛鴻稅務顧問」,免費為市民提供大量減稅貼士,此外,本人亦透過網站,為市民提供價廉而專業的顧問服務。

本人承諾:我會盡心盡力,全心全意,以嚴謹的專業態度,在最短時間內,為大眾市民提供成本低、效用高的報稅貼士。我的服務承諾,主要有四點:

  1. 實用: 我會竭盡所能,解答你最想知和最易犯錯的稅務問題,給你最有用的稅務意見。我的稅務服務,並非一般稅務顧問提供的服務,它是建基於我在稅局十八年的經驗和觀察,它是我本著服務大眾的心,為幫助納稅人解決稅務煩惱的稅務服務。

  2. 易讀: 我會用淺白的語言,簡短的文字,深入淺出地為你解讀最有用的稅例和案例。

  3. 價廉: 由我編寫的書籍、CD Rom,及提供的服務,收費便宜。

  4. 專業: 本人在香港稅務局從事評稅工作超過十八年。

 

楊輝洪 Raymond Yeung 為你提供:

 

* 稅務顧問服務 * 飛鴻作品下載 * 寫好英文信件 * 基礎法律知識 * 實用稅務課程 * 英文速成課程 * 見工英語速成 * 中英文寫作服務

 

 

email: yeungfhr@qq.com

Tel /WhatsApp /WeChat  852-94735846